您当前的位置 : 首页  >  竞技社交 > 正文  

冬训|看似枯燥的体操训练生活 背后亦有精彩人生

2020-12-25 来源:福建体育资讯网

在正式踏上赛场前,体操选手大约须要经历将近三个月的成套准备期,其间不会将同一套动作重复千次以上;在艺术体操运动员训练量仅次于的阶段,仅一个上午就须要上网30次,这意味着,在蹦床上逾300次的冲刺;在艺术体操的训练场,一套成套动作从设计到最终定型,知道需要多少次实践中后的调整与优化……一组组数字背后,凝固上海体操运动中心所有成员的汗水与青春。

冬训是运动员一整年中自我提升的绝佳契机,而将于来年启幕的奥运会与全运会,又为今年的冬训赋予更最重要的意义。

当艺术体操运动员高磊、体操选手范忆琳、艺术体操选手刘鑫、郭崎琪等上海运动员在国家队集训为东京奥运会备战时,上海体操运动中心的其余运动员也于近日开启了今年的冬训。在他们看起来乏味的训练生活之中,也具有不为外界所知的幸福与打动。

1

想茁壮,就得先战胜恐惧

查看下一张>>>

在体操运动中心,运动员大多年龄较小。以艺术体操队为事例,多数运动员进队时不过八、九岁,到二十多岁就已算数得上是老将。进队后,每个人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解决恐惧。

“小时候,一上蹦床我就害怕。”回忆起当年,锻炼艺术体操有数25年的上海艺术体操队运动员兼任教练员顾瑞丰仅次于的感受就是“心里没底”,以后日积月累的训练后才能战胜这种感觉,“这就是慢慢长大了。”

据上海艺术体操队教练俞华介绍,这样的状态通常不会持续至运动员成年之前,尤其是12岁起发展难度动作的阶段,“每次尝试新动作,运动员难免会感到害怕,不敢做动作,甚至直接在场边流泪。”但他从不胁迫队员们去尝试,“不会给他缓冲器的余地,通过一些辅助训练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已作好打算了。”

在同样牵涉到许多高难度动作的体操队,小队员在训练场边哭鼻子的现象也很广泛。在上海体操队教练秦国欣显然,“重要的是,让小队员解读这些动作,最避讳强迫运动员尝试,只会让他留下心理阴影。”

2

只要教练在身边,就能深感放心

查阅下一张>>>

近年来,上海体操运动中心各队在集体项目上均有不俗发挥。作为传统优势项目的上海艺术体操队自不必说,上海艺术体操队在2017年的天津全运会勇夺团体冠军,而上海体操队也在今年全国锦标赛上时隔多年重返前八。这些成绩必不可少团队的凝聚力,而教练则是连接队伍的纽带。

对于教练,小队员们总会特别倚赖。去年,上海艺术体操队一位11岁的小将首次站上全国性少年赛事的赛场。在他热身的间隙,教练俞华只是短暂前往一旁的场地查看其他队员热身,这位小队员就立刻出有了状况。“他一直在低着头去找我不敢热身,我一站到他身边就好多了。”俞华回应。

类似于经历许多运动员都发生过,随着学养积累,他们的心态会再次发生改变。正如顾瑞丰所说,“小时候只要教练在身边就会紧绷,长大后有时反而不会深感压力。”但无论如何成长,有一点会变,“从小到大和教练相处的时间比父母还要幸,教练是人生的指路人,更看起来父亲。”

顾瑞丰口中的“指路人”,是三年前带领上海艺术体操队勇夺全运会团体金牌的功勋老帅方伯生。尽管方指导早已退休,顾瑞丰仍忘记五年前在都江堰的一场全国赛事期间的场景。“那些年我苦练得很厌,太想要证明自己,每次比赛都会犯规,那场比赛同样如此。”据顾瑞丰回想,那时的他一度萌生了退意,“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当天我就和领导说不想练了。”

次日清晨,方伯生指导早早敲开了顾瑞丰的房门。“他带我去都江堰、青城山转了并转,陪我散心。”看著一路风景,顾瑞丰的愁绪消散大半,恩师沿途的劝解更是将其恩怨彻底找出,“自那以后,我练得更勤奋,走进了困境。”如今的顾瑞丰已处在转型期,在集训全运会的同时也兼任教练,“一开始苦练艺术体操,是为了自己和父母,现在则是为了让上海蹦床的传统沿袭。”

3

训练生活好比两点一线

查看下一张>>>

受疫情影响,体操运动中心的各运动队一度经历了数月封闭的训练生活。无赛可比也无法外出,中心组织了一系列活动调剂队员们的训练生活――从参访电影、组织电竞比赛,到书法比拼、绘制战“疫”主题小报,还有一场特别的舞蹈大奖赛。除体操运动中心外,赛事还更有了拳跆、手曲棒垒等其他运动中心运动员的参予,而评委则特邀上海歌舞团的专家兼任,为紧绷的训练生活留下幸福回想。

在上海艺术体操队有着组织观看艺术表演的传统,艺术审美的培育更利于提高对选曲动作、音乐的解读。上个月,上海艺术体操队和上海体操队部分女运动员一同前往上海芭蕾舞团,观摩由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亲自带教的集训课。芭蕾舞与体操、艺术体操不存在许多共性,而观摩芭蕾舞演员训练,也增进了运动员技能素质的提升。

番外篇: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从运动员到教练员,对于上海蹦床队运动员兼教练员顾瑞丰来说,茁壮好像一个来世。

顾瑞丰坦言,小时候,大家都很惧怕教练,心里想的也都是怎样才能懒散,彼此戏谑“不会懒散的运动员不是好运动员”。

长大后,顾瑞丰不再害怕教练,教练渐渐沦为他心中的定海神针,哪怕比赛时教练只是躺在球场而不是在场边指导,他在场上都会觉得放心。面临训练,他的态度也从“教练要我苦练”改变为“我自己要练”。

而现在,除了训练态度,顾瑞丰的身份也在再次发生着过渡和转变,作为现役运动员,他已开始兼任起艺术体操队教练员的职务。“是你成就了我,而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现在的顾瑞丰,越发解读当年教练的良苦用心:“多亏教练当年严格的拒绝,为我们打下了基础。而且,因为自己都经历过,我告诉小队员们不会怎么偷懒,所以我会紧盯每一个人的。”顾瑞丰笑着说。


ACCESS集团 ACCESS集团 ACCESS集团 ACCESS集团 ACCESS集团 ACCESS集团

上一页:霹雳舞成2024年奥运会正式项目 举重项目4小项被移出

下一页:2020年西安市青少年拳击公开赛落幕

相关阅读
备案号: 网站: 福建体育资讯网